快捷搜索:  as  ????  卧龙吟  xxx  格列宁  ???  杜sir  呷哺呷哺

滴滴谋变:国内蓄力,国外扩张

“关停并转”非主业;加码国际化,滴滴外卖海外接单;司机抽成、补贴管理考验滴滴智慧

2019年春节刚过,恰逢一场久违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洒向大地,很快便消融,这暗示着漫长而寒冷的冬天即将过去。

2月15日,一个雪后初晴的日子,在滴滴出行的月度全员会上,CEO程维宣布公司计划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而在此之前,一份据称是滴滴内部流传出来的财务数据显示,滴滴2018年亏损高达109亿元,全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滴滴此番调整,也在情理之中。2018年两起安全事故令一路狂奔的滴滴放慢了脚步。

尽管对于滴滴而言,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没有到来,但滴滴已经拿出“背水一战”的勇气,准备打破覆盖在身上的“坚冰”。

2019年的滴滴何去何从?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滴滴在月度全员会上透露,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也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

最新的消息是,2月19日,针对外界传言滴滴外卖业务将裁员、出海,滴滴方面表示,目前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上线外卖业务。

非主业“关停并转”,外卖或首当其冲

滴滴裁员的消息成为节后互联网圈的新谈资。按互联网行业的说法,滴滴此番“裁员”亦可称作“优化”。滴滴称,将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在“关停并转”和裁员的同时,程维在月度全员会上说,2019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继续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实际上,“关停并转”春节前就已开始。1月4日,有消息称,滴滴上海团队解散,员工并入杭州和北京的团队。滴滴方面解释称,按照计划,原小桔车服上海团队将陆续搬迁至北京、杭州两地,小桔车服的产品技术部、战略规划部、车服市场部、业务发展部根据业务的地域布局进行相应的团队配置。

应该说,小桔车服不是“非主业”。2018年底,滴滴宣布组织架构调整,专车、快车事业群合并,成立网约车平台公司,原小桔车服和汽车资产管理中心(AMC)合并,升级为新车服,成立车主服务公司。从部、事业群升级为公司,可见其核心业务的地位。

有分析认为,原品质出行事业群的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代驾、企业级业务和原智慧交通事业部的公交业务组成的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是此番提出的“非主业”。不过,有业内人士不完全认同这种分析:在ofo风波不断,摩拜单车完全“美团化”之后,共享单车渐渐已进入最初盈利模式阶段,单车业务应该也算“主业”。此外,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代驾会是将来滴滴的盈利业务。

滴滴打算对非主业“关停并转”后,外卖业务或成“第一枪”。2月19日,有报道称,滴滴外卖业务将裁员、出海,国内的外卖业务在与代理商合约到期后应该不会续签,将陆续下架。对此滴滴方面表示,目前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上线外卖业务。

滴滴外卖始于2017年底,当时滴滴被曝出正在试水外卖业务,此举被视为应对美团布局网约车的反击之策。如今美团已成功上市,加之外卖业务本身盈利能力弱,滴滴调整外卖业务属情理之中。

2月18日,无锡商户杨女士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滴滴外卖订单量少,表现比较差。”另有滴滴外卖地方站的内部员工林杨(化名)表示,目前所在部门工作清闲,自己已有辞职打算。

作为出行平台,滴滴的主业必然是与轮子相关,此番“关停并转”涉及的员工,更多是各业务线非技术等人员。

投资七大出行平台后,再发力国际业务

月度全员会上,程维仍将国际化列为重点领域。此前框架调整中,朱景士被新任命为集团财务经管与战略高级副总裁,继续兼管国际业务和金融业务,足见滴滴对国际化的重视。

滴滴自2015年开始陆续投资海外出行企业,先后投资了全球七大移动出行平台,包括巴西的99,印度的Ola,南非、欧洲的Taxify,中东的Careem和东南亚的Grab,以及美国的Uber和Lyft。

2017年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程维表示,“未来十年,中国会是共享经济的引领者,也会是交通变革的中心。过去几年,中国交通互联网的发展在很多领域、在全球都是领先的,所以滴滴肯定是把国际化当成下一步发展最重要的战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